NZ?Yes!

交界(二)


这个真的是个脑洞啊...希望我能把它填完吧....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啊啊...果然还是要听狐之助的劝啊.....”羽有些郁闷的走在阴暗的大阪城里,因为想多挖点小判为以后的活动做准备,她带着第一部队就出发了,没想到居然和他们走散了......

羽感觉自己走了好久,还是没有找到自家刀的影子,索性就坐在石头块上,往地上瞎画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。

就在她想直接联系狐之助,让它定位自家刀位置的时候。忽然听到前面的转角处有刀剑碰撞的声音。“难道是我家刀来找我了?”羽站起来,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跑去。

当她跑到那里时,发现并不是自家的刀,而是其他审神者的部队。看起来这支部队练度比自家刀低的很多,而且很多都是带伤出战的。

“我的天....zf现在不是在严查虐刀的嘛...怎么还有人让刀带伤出战,而且还是大阪城......”羽悄悄的观察着。

她看到队伍中的五虎退已经是重伤了,旁边作为队长的一期一振也是中伤。

帮他们一把吧....这样想着,羽聚集起了灵力。

眼看着一把太刀要向五虎退砍去,一期一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

“又要失去弟弟了啊.....”

自从被召唤出,就一直这样。那个人不喜欢弟弟们,嫌他们太吵而且攻击也不高。他就只能这样,眼睁睁的看着弟弟们离自己而去......

他还记得那个人因为弟弟他们没有带回她想要的明石殿,而拒绝再给他们刀装,让他们带着伤继续去寻找明石殿。那天晚上下着大雨,弟弟们带着伤出阵了......弟弟们再也没有回来...

唰的一声,要砍向五虎退的敌太刀被灵力所形成的刃削成了两半。

那个让一期一振,和他所在的本丸都如同噩梦的人出现了。

但她没有责骂和鞭打他们,而是扶起了重伤倒地的五虎退,冲他们喊道:“喂,你们拖住那边就行啦,这边交给我吧!”

少女精致的面容上带着笑容,巫女服上的铃铛叮叮作响。

那时,一期一振和在场所有的刀都觉得,光,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。

交界(介绍篇)


具体脑洞请去看脑洞篇啦...


后续大概就是因为时空重合的关系,两个世界的审神者们出阵的时候都会碰到啦...

好婶婶呢一般都是会跟随出阵的啦.....而fen婶.....大概不用想啦...

好婶婶带着自己的刀在大阪城碰到了fen婶婶的部队,然后救了fen婶婶的部队。然后fen婶婶的刀一脸懵....我的主人什么时候这么善良了...

好婶婶的刀也很懵,我的主人脚踏两只船?

好婶婶更懵....我....我不认识他们啊!!!我才不会虐刀呢!

fen婶婶表示,好婶婶真la ji 居然会为了所谓的棋子而浪费自己的灵力。

顺便提一下,婶婶的家族是个大家族。好婶婶呢,是家族的继承人,从小备受宠爱的小公举那种,当上了审神者也被刀刀们宠着。

而平行世界则相反,fen婶婶并不是家族的继承人,所以幼年备受冷落,没有朋友。当了审神者以后觉得他们不会忘了前主之类的,所以各种虐刀。

其实好婶婶的愿望是不当继承人,当个审神者为世界和平(什么鬼)而奋斗。自由自在的和刀刀们生活,不被家族所束缚。

而fen婶婶的愿望则是当上继承人,让以前冷漠对待她的人都没好下场。fen婶婶当审神者完全是因为想找一群出气筒(什么鬼!)。



分明就是一个人,生下来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。

你注定生活在阳光里,我注定活在黑暗中。

真可笑,你我想要舍弃的却都是对方所求。




交界(一)


完全觉得自己的脑洞给自己挖了个坑.....啊啊啊啊我写文可是苦手啊...尤其是长的...想写短的又收不住....(T ^ T)

嘛嘛...我应该能写完...坑了...不要怪我....

这篇文是接上一个我的脑洞而写的....平行世界梗....fen婶黑暗本丸出没!请注意!

正常世界的是个傻白甜婶婶啦...代号为“羽”,平行世界的婶婶是个fen婶,代号是“鸟见”。.......希望大家能分清....即使他们是一个人.....所以婶婶真名是“鸟见羽”.....

准备好进入混乱的世界了嘛...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所以,最近不要乱出阵或者跑到自己不熟悉的地方?”审神者拿着狐之助送来的,印有时之zf印章的信皱了皱眉。

“是的审神者大人,最近因为个别区的本丸暗坠,导致时空不稳定,近期可能会有时空重合等混乱。所以为了审神者大人的安全,提议是,尽量少出阵。”狐之助仰头看着审神者说道。

“时空重合?时之zf真心大啊...就不怕这样会改变历史吗?”审神者扶了扶额...无奈的说道

“zf会尽快处理的,请大人放心。不过根据通告,大人您所在的E区将会是时空重合的重点区域,请您做好准备!”狐之助依旧认真的说

“什么....?!为什么是我们E区!我们E区招谁惹谁了啊......”审神者表示自己无f**k可说

“审神者大人请您冷静,请尽快通告您的刀剑男士们,让他们做好准备。平行时空的审神者...不知道会不会听管制,还请您做好战斗的准备。”狐之助说完,叼起审神者给它准备的油炸豆腐,去和zf复命了:-)

而在原地的审神者觉得...内心很乱...

“什么鬼???审神者们还能窝里斗???这是什么神展开啊...”

冷静下来的审神者叫来了自己的近待,鹤丸国永。

“姥爷,我和你说个事,你记得转告大家.....我先提前说好了...这不是惊吓是真的...”

“哦!你居然不和我说惊吓的事了?”鹤丸国永表示审神者今天可能不正常...

好吧,的确...因为...审神者选鹤丸当近待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....他俩都喜欢吓人....(不 什么鬼)这两位刚一见面就成了“知己”,把光忠和长谷部都快搞成“史上最耐心爸爸妈妈”了...

“我身为审神者偶尔也要正经一点吧!而且这还是个大事。”

审神者把狐之助告诉她的事大致告诉了鹤丸国永。

“也就是说?时空可能要错乱一阵子?”鹤丸说道

“嗯,现在zf不能确定那个时空的审神者是敌是友,要随时做好战斗准备。”

“这可真是个大惊吓啊!”鹤丸说

“别惊吓了姥爷,咋们也要办正事吧....好歹我是个审神者啊....:-)”审神者无奈的说道,“赶快去告诉大家吧...”

“哦哦,知道了知道啦。”鹤丸说着走出了审神者的房间

“希望不要出什么事啊.....”审神者望着窗外的樱花树,低声说道。








与此同时,平行时空,平行时空的婶婶的本丸。




“时空重合?”女子漫不经心的抽着手里的烟斗,疑惑的问着自己的近待。

“是的,主。”水蓝色头发的青年弯着腰对着女子说道。

“呵,管他呢。你们,按往常一样,继续出阵。一期一振,你如果还带不回来毛利藤四郎,之前的那个条约......呵呵....”

听到这里,一期一振蜜色的眼睛瞬间放大,身子颤抖的说:“主,请您放心,我一定会带回来的。求您,请您不要刀解平野和前田。”

女子又抽了一口烟,冷笑道,“那就看你的能耐了。”

“今天该谁到我这里来了?”女子问道

“是...是烛台切先生(妈妈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吧(T ^ T))。”一期一振回答道

“那就赶紧把他叫过来!身为你们的主人难道我还要等你们吗!”女子不悦的吼道

“是,主。”一期一振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







暗黑色的格调,配上酒红色的软卧,女子身上也是黑色和红色的衣服。

明黄色的灯光让人觉得温暖,少女心的床上还有短刀送给她的各种小小装饰品,女孩子穿的是白红色的巫女服。

两个本丸有着天差地别的对比,但又有一点很相同。

两位审神者,有着一摸一样的脸和相同的真名。

“鸟见羽”和“鸟见羽”

时空啊,还会带来什么奇妙的故事呢?